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半夜闹鬼

小说:斩月作者:失落叶
    东部蛮荒,原始森林。

    ……

    “沙沙……”

    我迈步走在密林间,依旧一袭白袍,手里提着一只用石子打死的炽焰兔,这种兔子行动敏捷,攻击力强大,一旦狂奔就进入了燃烧状态,能瞬间撞死一头野牛,不过味道也是一绝,吃起来自带麻辣味,并且味道鲜美,熬汤和烧烤都相当不错。

    走出丛林之中,在一棵枫树下埋下两根树桩,架起兔子开始炙烤。

    与我而言,游历天下的修行未必是非要去打架,而是一种随遇而安的心态,将自己融入这个世界之中去,飞升境的力量随着我做的每一件事而不断巩固,最终获得与我真正相匹配的飞升境实力,至少,目前而言的这种飞升境强度还不够!

    ……

    不久后,炽焰兔的香味四溢,于是用雷神之刃撕下一条兔腿,大口咀嚼起来,吃了几口,再灌下一口风不闻送的美酒,一时间直呼过瘾。

    正吃着,忽地身后传来隆隆之声,似乎有巨物在奔跑。

    “少侠!”

    有老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心啊,一头野牛冲着你去了!”

    我急忙转身,果然,一头脖颈上插着三五根箭簇的野牛狂奔而来,似乎因为受伤的关系,它凶性大发,低着头,一对犄角就这么撞了过来。

    “啊!”

    老者的身后,一个穿着兽皮袍的小女孩吓得一声尖叫,根本不敢去看。

    “……”

    我有些无语了,这种地方居然还能遇到人,看来是猎户。

    此时不装,更待何时?

    于是猛然假装惊慌失措的横移开来,堪堪的避开野牛的冲撞,甚至衣袂都被牛角给带到了,一个趔趄之下,指尖轻轻一点,落在了野牛的右腿上,顿时改变了野牛的疾行路线,“蓬”一声撞击在一块凸起的石笋之上,顿时脑袋开花,红的、白的都出来了,这时候有个海底捞就好了,脑花什么的最好吃了。

    突然,又想念林夕了……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脑海中想着林夕依偎在我身边一起涮锅的画面,此生还会再有这样的机会吗?

    ……

    “少侠,你没事?”

    此事,老猎户走了过来,他的头发已经花白,大约六十岁的样子,穿着一件老棉袄,身后背负着一张猎户长弓,腰间拴着几只野兔,还有一些做野兔套索的棉线、铁丝,看来也是一位经验老道的老猎户了,否则也不能重创一头野牛。

    “没事!”

    我掸了掸洁白斗篷上的灰尘,笑道:“老人家,多谢你提醒啊,可吓死我了……这头野牛可真凶啊,这撞到了铁定没命了。”

    “也怪我们。”

    老人笑道:“如若不是我射伤了这头野牛,恐怕它也不会见人就撞,是我们连累了少侠你了。”

    “没事,我这不也是没事吗?”

    “哈~~~”

    老人笑了笑,说:“少侠哪里人啊,听起来不是此间口音,这荒山野岭的,少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啊?”

    我尴尬一笑,说:“我是修行人,师父令我游走天下,结果走着走着就进了这片老林子里了,转来转去,好像也就迷路了。”

    “哦?”

    老人哈哈一笑:“麋鹿儿,你快过来,这位少侠跟你一样哩~~~”

    那小女孩看起来不大,但奔跑速度极快,“唰”一下就来到了我面前,长得像是一个瓷娃娃一样可爱,擦了擦鼻子,露出了一抹她自以为十分灿烂的笑容,道:“大哥哥你好,我叫麋鹿儿,因为喜欢麋鹿,又经常在林子里迷路,所以村子里的人都叫我麋鹿儿~~~”

    一旁,老人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顶,道:“她是我的孙女,这孩子命苦,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在一次进山打猎的时候遇到了凶兽,一起死了,我这个老头子没别的本事,就只会打猎,用兽奶、兽皮一点点的把她抚养大,如今一老一少在村子里相依为命。”

    “哦,这样啊……”

    我点点头,指了指野牛的尸体,道:“这头牛,应该足够吃很久了吧?你们的村子远吗?或许还能用这头牛换点钱,补贴一下生活什么的。”

    “难。”

    老人摇头:“我们这次走得太深了,离村子至少有二十里以上,这么远的路程肯定不可能把这么大的一头野牛搬回去,只能割一些能卖钱的肉,能卖多少算多少了。”

    “那多可惜啊!”

    我皱了皱眉,说:“如果用树枝做一个筏子,忽悠就能把整头牛都拖回去了,老人家,你去砍树枝做筏子,我帮你拖拉怎么样?我别的不行,一把子力气还是有的?”

    “真的?”

    老人有些动心,道:“还没请教少侠名讳?”

    “我叫陆离,不用叫我少侠,直接叫我陆离就行了,我是一个游侠,修行人。”

    “哦!”

    老人点头:“这样的话,多谢你了陆离,你放心,回到村子之后,这野牛卖出去的钱我们对半劈,你一半,我们和爷孙一半,怎么样?”

    “也行!”

    我没有过多谦让,以免人家怀疑。

    “好!”

    ……

    不久后,一个简单的筏子做成,老人的手艺很巧妙,编织手段超凡,以平滑的树枝作为筏子的底子,与地面拖曳的时候摩擦力会大大减少,而我则故作“奋力”的样子,与老人一起联手把野牛的尸体移动到了筏子上,之后努力的拖拽着筏子前行。

    事实上,以一个飞升境的肉身,单手扛着野牛都能飞奔如电,我这装来装去也实在是太辛苦了,但不装不行啊,一个飞升境如何入世,就像是之前,如果我一开始就显露出飞升境的手段,恐怕就没有后来牵扯出的那么多事情了。

    直到夕阳下山时,终于拖着野牛进入了一个邻近山峦的村子,显然这是一个猎户成堆的村落,一间间木屋零星分布,而就在我们进村时,一名手持战弓,身上穿着软甲的青年走了过来,笑道:“张爷爷,今天收获不错嘛,这位小哥是?”

    “哦,山里遇到的,帮了我不少忙,他是一个游侠。”

    “哦?”

    披甲青年笑道:“好多年没有游侠路过我们村子咯,不过入夜之后一定要小心啊,最近不宜外出。”

    “最近怎么了?”我讶然。

    披甲青年皱眉道:“你是外乡人,有所不知,最近这片老林子里老是闹鬼,周围的几个村落已经有不少孩童无故失踪了,听人说,有专吃小孩的厉鬼行走于大山之间,就在今天下午,部落的首领也发来了命令,让我们这些民兵都打起精神,夜晚都要加强戒备的。”

    “这样啊……”

    我点点头,笑道:“知道了,我们晚上不出村子就是了。”

    “嗯嗯!”

    ……

    一路进村,我看得真切,村落的防御力就是一条延绵的篱笆墙,这种防御基本上等于0,别说是厉鬼了,恐怕连山贼都挡不住,至于那些民兵,整个村落的民兵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确实有种我为鱼肉的感觉了。

    晚上,就住在张氏老人的家里,老人烧开水,给野牛剥皮取肉,忙碌的空隙间,取出牛心过水,然后烧了一盘香喷喷的青椒炒牛心,又炖了一锅喷香牛肉,然后从邻居家借了一些馒头热了一下,以此来招待我这位出力不少的外乡人,顿时,麋鹿儿开心得手舞足蹈,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的美味了。

    吃饱喝足之后,老人继续忙碌。

    小木屋里,只有两张床,大床是老人的,小床的麋鹿儿的,而此时清冷的月光照射下,麋鹿儿已经拥着兽皮被子睡了,睡容恬静,天真烂漫的年纪,真好。

    我没有睡,只是在一旁看着老人忙碌,肢解整头巨大的野牛是一套繁复、劳累的工序,这一夜老人几乎是别想睡了。

    “张大爷!”

    一个提着一篮子野菜的村妇走过,歪头看着我:“这位小哥好俊啊,以前从没见过,不会是你给麋鹿儿招的入赘孙女婿吧?”

    老人顿时气笑道:“他叫陆离,是路过村子的游侠,说什么入赘孙女婿,麋鹿儿才七岁啊,她王大婶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这老骨头跟你拼了!”

    村妇哈哈大笑:“走了走了,陆离小哥,晚上别乱走哟,这几年凶兽和厉鬼横行,村子里的男丁越来越少,寡妇倒是越来越多了,小心别被哪个俏寡妇给拉进屋子里去了,那你可不一定受得了咯~~”

    我不禁失笑,没说话,民风倒是十分淳朴。

    ……

    不久后,阴风阵阵,吹过这座荒野小村。

    老人皱了皱眉,马上招呼我把牛肉都搬进屋子里去,而此时,三个民兵提着长弓、短剑路过,其中一人敲着锣,大声道:“风起了,家家闭户,有人敲门也不得开门,有人呼唤也不得答应了!”

    我微微一怔:“怎么了?”

    “那些邪性的东西又来了!”

    老人立刻关上门窗,又点亮了一盏油灯,道:“陆离,小心些了。”

    “嗯。”

    ……

    不久之后,深夜,风停了。

    但似乎有什么东西进村了,远处有婴孩的哭声,有幽幽的叹息声,紧接着,似乎有什么东西伏在小屋的门外,犹如指甲扣动一样,在门上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然后就有一个女人在门外啼哭,哭了一会开始抓门说话。

    “开门,让我进去,我要吃人,吃一个就走。”

    ……

    “爷爷……”

    麋鹿儿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躲在爷爷的怀里,吓得满眼泪花。

    logo:zw81200303u:logo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 www.aimang.c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