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全文完

    来到神境已好些日子了,白天她是找不着白纵的人影的,一般也就晚上能见他过来,也不干别的竟是教她修仙,一本《长生诀》让她入门,听说是他自己编的。

    白初薇倒是很接受,神朝人神共存,她来到这里不修仙岂不是对不起大环境?学学学一定要学!

    而且让她感到十分受用的是这《长生诀》她入门很快,只用了几天时间,惊呆那些仙侍。

    “薇薇小姐,快些别看了,今日是祭祀大典。”仙侍见她捧着书,细长的手指凝水成冰显然是修行法术忙开口道。

    今日祭祀,白纵选了个日子说是要收她为义妹,这真真是要收养她而不是纳入后宫。

    白初薇对于自己一个普通人突然捡到粗大腿,摇身一变成为神明很满意,先不管为什么白纵要收她为义妹,按照狗血小说就是把她当成某某的替身,不过她不在意不走心就行了,反正成为神明至少未来不管发生什么,她都有自保能力。

    白初薇放下书,任由侍女给她换衣打扮,迎着她朝第一祭祀台方向走去。

    白纵就立于祭祀台下,两侧是诸天万界神明观礼,气势恢宏。

    白初薇遥遥看去,就见祭祀台上立着一位白衣温润少年郎,眉目间神色淡然,听说他是诸天万界第一祭祀,是狐族的族长。她赫然想到了白狐神庙里的那只大狐狸,总觉得有些相似,可他神色淡淡好像从未认识她。

    她一步步走去,立在白纵身侧,由这位祭司大人告知诸天,正式入创世神族谱。

    狐族祭祀神色淡然,迎着她的目光道:“欢迎来到神界。”语气间听不出欢迎的意思。

    白初薇:“……”

    她怎么觉得这位祭祀并不是很欢迎她?不过想想也是,一个普通凡间女子突然就成为了神明,和他们诸神平起平坐的确有人难以接受吧?

    他接不接受是他的事,和她没关系。

    祭祀礼很繁琐,折腾了足足一天,直到白纵把她的名字亲自写于那份黄金族谱之上。

    白初薇看着上面的上古字体,白纵和白初薇,竟这般巧他们俩一个姓?

    特别是今日之后,她还能够去上神院,在创世神神座一侧还有一座玫瑰花神座留给她,诸天万神没有一个阻止的,每个神明都还给她送礼物,她心里就愈发疑惑。

    “义兄,你不会是把我当成某某的替身了吧?”

    白纵闻言觉得有些好笑:“为何这么问?你不觉得这就是你的位置么?”

    白初薇诧异,白纵道:“万古初开,创世神创世,天地自分阴阳。没有人能是谁的替身,你也不是。”

    见她不明白,白纵只是摸摸她的脑袋:“没问题,以后千万年你会明白。”

    好吧,不管是还是不是,反正现在木已成舟,她就是新的神明跑不了了!

    *

    白纵这位创世神头子很忙的,听说最近上神院一直忙着开会讨论天道的事情,她是一个刚刚入门的闲散神明,去不去也无所谓。

    她带着侍者们拆礼物,这些都是诸天万神送给她的,就因为她现在正式成为了白纵的义妹,每一件都是稀世奇珍,看得白初薇眼花缭乱。侍者还去拿了不少空间法器,给她装礼物。

    空间,在后世小说里能被当成顶级金手指的玩意儿,在这里宛若地摊货,多到数不尽。

    这些诸神的态度让她看不出神明对她一个凡人成神的抗拒,好像诸神都能接受,就好像……一直都知道她的存在,在等待她的回来。

    “这是什么?”白初薇有些好奇地拿起那把长弓,长弓下面吊着一只狐狸尾巴。

    一侧的侍者解释说这是狐族第一祭祀送来的。

    白初薇对那位祭祀挺好奇,侍者便解释道:“狐族第一祭祀怕是诸天万神除了创世神最厉害的存在,听说除去诸天之中创世神先诞生,其次就是狐族族长。因为他是祭司大人,所以他是唯一一个能和天道交流的神明。”

    白初薇皱眉,听说义兄和诸神讨论着怎么收拾天道,那位祭祀却和天道能交流?

    另一个礼物就是白纵送的,叫云上青阙,听说是最大的空间法器,更是避难所,她暂时用不上就干脆收了起来。

    白初薇拎着那把长弓四处转悠,身后跟着一群侍者,遥遥地便看到了一头发火红朝天的神明驾着车朝前面跑撒野,他车子前面的不是马而是……十来只太阳神鸟。

    鸟太多,声音出奇地吵闹,吵得她耳根子疼,而且十分嚣张,一边吐火球一边拉车飞奔,丝毫不顾忌路人,连她身后的使者都暗骂太阳神养的什么鸟,真真嚣张跋扈。

    这可不就是天上的十个太阳么?她在王城的时候,可被这气温害惨了。

    白初薇一脸兴味地看着那些宛若哈士奇狂奔的太阳神鸟,又垂眸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长弓,“啧,咱们来试试这手里的长弓怎么样?毕竟是狐族族长的礼物嘛。”

    侍者们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了不详的预感。

    白初薇预备拉弓,忽然又顿住,转头看向一群侍者问道:“我听说你们里面有个叫羿的?出来一下。”

    一个侍者一脸茫然地出列,手里一下子被塞进了那把弓,白初薇很是兴奋:“喏,你把那几只太阳神鸟给射了,就留一只。”

    羿:“???”

    羿吓懵了,手里的弓都拿不住,杀神明的坐骑?他哪里敢?

    白初薇笑道:“我听说你也是普通人出身?真的不愿意帮老百姓做点实事么?你不愿意那我就要亲自动手了。”

    羿这人运气好,原本是王城里的一个平民,偶尔被看中入了神境当侍者。他在下面自然知道这些太阳带来的坏处,以前天上只有一个太阳,后来变成了十个。听说是太阳神嫌一只鸟拉车太慢导致他下班太晚,干脆十只全放出来,创世神忙大事也懒得管这些小事,就这么了。

    羿迎上白初薇的目光,犹豫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干脆拉动了手里的弓,一支箭赫然凝出,射出。

    一声太阳鸟痛苦的嘶鸣,中箭了。

    随后又是几支长箭齐射,太阳神鸟哀嚎,场面血腥,太阳神也不知出了什么情况,差点摔下太阳车。

    白初薇大赞:“这狐族族长送的长弓不错嘛,这千里远都能射死,牛批。”

    白初薇觉得叫“羿”的射箭都挺牛批,看见没全搞死了,这样老百姓终于不用受十个太阳的荼毒了。

    她把箭收了,领着惊慌的侍者逃离作案现场,仙境她还不算多熟悉,这也不知走到了何处。

    “薇薇小姐,这里是蛇园。”

    白初薇来了兴趣,她知道义兄有个蛇园养了千万条蛇,义兄说什么地方她都能去没有任何限制,她走进去就见无数大蛇对一条黑金大蛇讨好求偶,啧这才是蛇园小公主啊,看见没多少追求者?

    大蛇对它们都很不耐烦,用尾巴直接拍飞,不想让那些雄性靠近它,听到声音立刻转过头来,对白初薇十分友善。

    白初薇是它主人的义妹,就是它半个主人,所以对白初薇很亲密。

    白初薇摸着它的脑袋,也觉得很可爱,“我听说义兄说你到了发.情.期需要找配偶,找了这么久还没找到啊?蛇园这么多美男子一个都入不了眼?”

    大蛇缠着她的手臂发出撒娇的嘶嘶声,那一叫整个蛇园的雄性都振奋了,就想靠过来。

    白初薇又点点头道:“不过也对,这找终身伴侣也的确需要慎重,我帮你去查查蛇园蛇录,查查它们的身份家世实力等等。”

    白初薇平日里也就修炼没事做,还真坐在大蛇的脑袋上和它一起去藏书楼查蛇录,蛇园的每一条蛇在蛇录上都有记录,长得不好看的,身上有鳞片残缺的,缺乏生.育功能的,性情暴力的统统被排除掉。

    不仅如此,白初薇还十分看中潜力股,都说蛇和龙很像,但有些蛇一辈子都无法跃龙门,要找那种能够化蛟化龙的潜力股,哪怕最开始差劲一点都没有关系。大蛇深以为意,不住地点着大蛇头。

    “薇薇。”

    白初薇查着蛇录不抬头,白纵已从外面进来,“你是不是把太阳神的宠物太阳神鸟射死了?”站在身后的羿一个哆嗦。

    “义兄是来兴师问罪的?”白初薇抬头问道。

    白纵捏了捏鼻梁,语气有些无奈:“没有,我已把太阳神打发走了。”

    白初薇冷哼了声:“创世神大人就是这么御下的?太阳神私纵宠物祸害人间,老百姓因为这十个太阳受尽苦难,您不应该严惩太阳神?”

    白纵看着她冷清的侧颜,忽然一笑。

    神明就应如此,考虑的是万千大众,而不是一己之私。

    第二天,太阳神就没去上神院,听说创世神罚他回去闭门思过三月,而那位大英雄羿被看中,从一个小小侍者正式踏入了仙的行列,羿离开前对她感激带德。

    从那天之后,天下就只有一个太阳了,老百姓无不称颂。

    但她私射神明坐骑这事儿到底揭不开,被白纵轻描淡写给了个闭门思过三天的小处罚。

    白初薇无所谓在家里给大蛇选妃挑配偶,她已经挑到只剩二十位了。

    白纵似乎怕她被限制在家太闷,还把许久未见的阿土弄了上来,这次再见阿土,当年的孩子已成了十二三岁的小少年,穿着干净了许多,也不像当初那么脏兮兮的。

    “白姐姐好久不见了!”阿土看到她很是开心,这是他头一次步入神宫,只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奇。

    阿土都快有她那么高了,白初薇想着天上和王城的时间的确不一样,她笑问:“最近怎么样?”

    “白姐姐走后我就被王上免了流民籍入了贵族籍,”阿土面上羞涩了一下,不好意思地道,“而且……而且创世神体恤,我竟能获得神姓,也姓白。”

    流民和平民是没有姓的,就一个单字,只有贵族和神明才有姓氏,能够拥有一个姓在五千多年前是多么的骄傲,而能跟创世神姓就几乎能代表是创世神那边的人。

    因为神明生子困难,不少神明更是千万年都不会有一子嗣,同姓可谓是子孙后代。

    跟了创世神姓,那可以算是创世神的后人,这比鱼跃龙门还要夸张,有了这个姓比当王上还牛逼。

    阿土眼睛红了红,要不是他遇见白姐姐,哪里有这个机会鸡犬升天?

    白初薇先是一怔,然后不由一笑。这位忙碌的义兄处处都在宽她的心,教她修行,她弄死太阳神的坐骑随意罚罚就算了,和她交好的阿土更被他收养成白家子嗣,此后一辈子都不用忧心。

    她出身孤儿院,无父母无兄弟姐妹,此生都未感受过亲情,第一次在这位义兄身上感受到。

    白初薇轻轻摸了摸阿土的脑袋,微笑着道:“那这般算,我们便是一家人了,以后若有什么事定然庇佑你。”

    阿土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幸福之中,他竟不知道自己这般走运,竟能有两位神明作为家人庇佑他,哪怕是王上也没有这个待遇吧?

    阿土在这里小住,白初薇听着他讲述他在下界的日子,什么终于不用住神庙了,他也有了大房子可以住,还有王公要把贵女嫁给他,只是他觉着自己年纪太小还不能成亲云云,字字句句都充满了幸福感。

    五千多年前的老百姓幸福就是这么的简单,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白姐姐,你在选什么呀?”阿土说得口干舌燥,一脸感谢地从侍女手中接过茶水,喝下肚就觉得燥意顿消,果然是神界啊,他颇为好奇地问。

    白初薇道:“给你们创世神大人唯一的坐骑挑配偶呢,你觉得哪个好?”

    阿土:“自然是要最厉害长得最壮硕的。”

    阿土在名册上指了几条蛇,无一不是毒蛇巨蟒,看起来满是凶光。

    白初薇深笑:“我觉得嘛,得挑潜力股。”

    阿土迷茫,“白姐姐喜欢哪一条?”

    白初薇翻动着手里的册子,悠哉哉看着书画里一条青白相见的水蛇趴在水池里,猩红的眼盯着那些讨好蛇园小公主的同类们。

    白初薇:“我选它。”

    阿土茫然,觉得以创世神大人坐骑的体格,一口就能把这小青白蛇吞了。

    当然白初薇也不爱包办婚姻,还特意让挑选了三条出来,让大蛇自个儿选,那些雄蛇几乎拿出自己最好的模样,大蛇似乎选不定配偶,急得在白初薇身边转。

    白初薇笑问:“你让我来选?那我选它。”

    在场所有人和蛇顺着白初薇的手看过去,被选中的小水蛇一脸懵逼:“???”

    它被叫去的时候,只以为自己是个打酱油的啊?怎么就……就被挑中了?

    它是蛇园里最不起眼的存在,是一条寂寂无名的水蛇,以往小公主来了他们院子,同类们铆足了劲儿去讨好,它也只能在水池里趴着偷偷看,连上前都不敢。

    它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这种卑贱之躯也能被选中,就好像做梦一样。

    大蛇好奇地围着水蛇转,时不时嗅嗅它身上的气味,头一次和蛇园小公主这么亲近,小水蛇整条蛇都僵了。

    大蛇说要和它相处相处再说其他的,白初薇也同意,现在算是试婚?

    所以这条小水蛇在诸蛇羡慕的目光中从蛇园搬了出来,白初薇吩咐侍者在远一些的地方修建了一个堪称湖的大水池,方便它们用。

    神界别的没有,就是地广神稀,想要开出一片地很是容易,而且有神力就更为简单。

    她看见两条蛇钻入那茫茫湖水中,月光下隐约可见蛇纠缠在一块,她自己转身就走。

    义兄和诸神似乎还在上神院商讨天道之事,如今夜里都还没有回来,白初薇惦记着白纵,想着顺路去一趟上神院。

    只见白月铺路,脚下石头泛着微光,在那路的尽头隐约能见一人立在祭祀台上。

    要去上神院就得走过祭祀台,白初薇看着背影就知道是那位狐族第一祭祀,撞见了也不得不打声招呼。

    白初薇:“祭司大人好。”

    那人一怔,寻声转头,笑而看着她颔首。白初薇不动声色,瞧见他额上有青筋还有没有拭去的薄汗,也不知这人刚才在干嘛。

    他笑问:“新的神明,敢问你要去何处?”

    “上神院。”

    他挑眉:“去找创世神的?”

    白初薇点头,这位祭祀笑笑没说什么便看着白初薇离开了。

    ‘狐族最伟大的祭祀,到底和我合作吗?’

    ‘诸天万界,创世神为尊,作为最伟大的祭祀你真的甘心么?’

    ‘你真的甘心永远屈居他后?’

    他厌烦地揉着眉心,怒斥:“够了!”

    诸天万界,就连创世神都只知天道的存在,却无法与其交流,除了他这位祭祀。

    字字都在蛊惑引诱,他几乎要控制不住,前些日子就干脆去了凡尘,正好遇见自己神庙里的小姑娘,见那小姑娘要偷吃他的供果,当时真想一只手拧断她脖子,他的供果也敢吃?

    不过后来,确实有意思,比这诸天那般多的女神明都有趣儿得多。

    所以他不自觉去的越来越勤,恍然间还扒了一条尾巴给她武器,却不知她竟被创世神接回神界还纳入了族谱,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个有趣的小姑娘是谁了。

    创世神创世,天地分阴阳,创世神一共就有两位,一男一女,繁衍子嗣,生生不息。

    旁人还有无数可能,而他们俩早就在开天辟地之时就订下的姻缘,无人可改。

    ‘祭司大人,不同我合作,下回就是你亲自主持他们的结契大典了。’

    苏行眼底阴沉沉一片,哪里还有方才遇见白初薇时的温婉。

    他快烦透了,这声音就像是在洗脑,无时无刻不在耳边提醒。他一甩长袖,阴沉着脸直接回了青丘,任由族人请都未曾出来。

    -

    白初薇听说那位祭祀大人不知是闭关还是中邪,一连大半年都不出门,就连白纵也去青丘看过几次,都未见到人。

    想着那次在祭祀台偶遇,白初薇就觉得那位祭祀心思多,不是好相处的,她也不打算过多交流。

    神界不过大半年,当初初遇时才五六岁的阿土在下面早已经长成十六七岁的年轻小伙子,也到了成婚的年纪,王上把他最心爱的小公主嫁给他。从一个流民到娶到公主,真是人生大转变。

    这个时候白初薇她当然得去观礼,她穿越到五千多年前,除去白纵这位义兄,就数阿土这个第一个遇见的人最为重要。

    白纵也要和她同去,到底是自家人。

    他们乘坐着飞阁而去,在半空中就能看见下面的空前盛况,那貌美的小公主和满脸笑容的阿土坐于华丽轿撵之上,受着臣民的膜拜。

    白初薇看得嘴角弯弯,正要下去忽而手腕被拽住,飞阁瞬间朝一侧倒过去,一个巨大的火球擦肩而过,朝王城落下,吓坏了王城中观礼的老百姓。

    白初薇皱眉:“怎么回事?”

    自从半年前她在上神院提议,神明私斗不允许祸及普通老百姓,就再也没出现在神仙打架掉火球到凡尘的事故了,今儿王上最疼爱的小公主和创世二神在凡尘的家人阿土成婚礼上,谁敢造次?

    火球越来越多,白纵神色愈发冷清,立刻呼来大蛇,拉着白初薇返回神界。

    大蛇前些日子就怀了小宝宝,就这段时日能下蛋等待孵化了,这可谓是全蛇园的期待。

    ‘主人,狐族祭祀挑起了神战,已在祭祀台杀了光明神。’

    光明神是创世神手下最为器重的属下,白纵眼底满是寒光。

    白初薇顿时反应过来,为什么那位祭祀会挑今日搞事,今日是阿土结婚庆典,虽说是个凡人,但到底姓白记名在他们俩义兄妹的名下,他们绝对会去!今日搞事成功的几率极大。

    一路回去,尸横遍野,白初薇能够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她看到伺候了她大半年的侍女们横躺在地上,血流满地。

    神之死不会留下遗骸,而是慢慢消散于空中,划归为世界的养分,她亲眼看着自己的侍女渐渐消失,整个人呼吸都要凝滞了。

    白初薇震怒,刚想开口人就被白纵抓住肩膀,“我先送你去云上青阙,事情解决后我来接你。”

    白初薇错愕:“义兄,我也要去。”

    白纵平日里倒是对她溺爱,到了此时却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时间,长手一挥就有绳索把她绑住,果断扔进了云上青阙之中,她看到他回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义无反顾朝前离开。

    此战,山河破碎,无数人族迫离,神朝文明毁于一旦,王城那些雄伟建筑被摧毁。

    有不怕死的史官望着苍穹哆哆嗦嗦地记载着这一切,诸神陨落,神明大战,创世神与狐族祭祀杀得昏天黑地,战至最后不知输赢,整个世界在这一刻犹如人间炼狱一般。

    而那位史官连史书都还来不及保存起来,便被余威扫射而亡。

    “你到底为了什么?”

    那位综艺白衣的祭司大人此时浑身是血,不断喘l息,他那双狐狸眼中浸满了从额上流下来的血迹,眼中带着难掩的偏执和痴狂。

    那条满身是血的大蛇横咬过来,狐族祭祀吃疼,手中的长刀狠狠一摔,大蛇发出一声悲鸣从空中坠下,蛇血染红了山川,显然已到了濒死之际。

    一颗蛇蛋被它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从体内逼了出来埋入泥间,一声哀鸣后尸身倒下犹如一座小山,再无声息。

    白纵此刻早已杀虐震天,要把面前这位曾经的好友弄死以告诸天万神之灵,创世神之怒难以抵挡。

    白纵满身是血:“你和谁有交易?”

    奄奄一息之际,那位狐族祭祀终于开了口:“就当天道蛊惑了我吧。”

    白初薇在云上青阙内,这里像是世外桃源,她听到外面任何消息,尝试了无数办法都无法打开白纵走前设下的法阵。

    那一刻她只恨自己穿越时间太晚,修为还不到家。

    云上青阙中仙鹤飞在云天发出畏惧的长啸,白初薇有些怔忪,猛然起身朝云上青阙门口狂奔而去,然后脚步瞬间顿住。

    那道法阵自然解开,云上青阙立于苍穹另一个维度之上,她站在门口俯瞰世界,入目之处山河破碎,诸神血迹流淌成红河。

    她怔怔地看着远方那逐渐消失的身影,她看到了白纵带血又留恋的眼睛,随后消散于寒风之中,她下意识伸手去接,无数神明的碎片从冰冷的指尖划过化为尘埃。

    白初薇站了整整一夜,从天黑站至天亮,双腿艰难走出去。

    这个世界,变了。

    诸天万界神明陨落,神朝文化荡然无存,绝大多数人族消亡。

    她顺着祭祀台一步步走入上神院,原本吵闹不休的上神院此时空空荡荡,而那台上大蛇王座褪去了华丽的颜色变得黯淡无光。

    她走出后,一切消亡。

    自从诸天万界间,仅剩她一位神明。

    白初薇呵地笑出了声,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手撑在椅座扶手上哽咽道:“所以……所以……从今日起,我又成孤儿了?”

    自小她就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从未享受过亲人是什么滋味,好不容易认了个义兄,也没了。那些认识的朋友火神巨灵神全部消亡于世间。

    天道从不与她公平,何其可笑!

    白初薇惶惶然离开,不知自己走去何处。

    “白姐姐。”

    微弱的声音传来,白初薇一怔,她挥手神力挥开了那断裂的石柱,看到那石柱下满身是血和灰尘的年轻男女,“阿土?”

    另一人是王朝的小公主,两人都穿着当日大婚的婚服。

    白初薇把他们救出来,阿土已经成为大小伙子看到她时瞬间就哭了,“白姐姐,全死了,诸神陨落了。”

    这是神战,本意不伤及人族,却有无数人族因神战而消亡,仅存的人族寥寥无几。

    白初薇怔怔地看着他紧紧搂着自己惊恐中的妻子,鼻尖酸涩难忍,她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摸着阿土脏乱的头发,轻声道:“以后,我庇护你们。”

    自此世间,她成为了仅存的神明。

    亲眼看着神朝消亡,庇护着白家子嗣经历着历史变迁,晃眼便是五千多年……

    -

    昆仑学院

    所有专家教授导演呆傻地听着白初薇平静地叙述着那一段不为人知的上古故事,有那么一刻深深的为白初薇感到心痛。

    白初薇隐去了穿书的事情,只说自己醒过来就是十八岁的少女。

    五千多年前,这位世界上唯一的神明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啊,亲眼看着兄长、朋友消失在自己眼前而无能为力。

    所有人都觉得白初薇老祖宗无所不能,而如今才知她当初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难怪狐狸从古至今就是个贬义代名词,这不是该么?好好的日子不过,偏生要搞事!

    导演小心翼翼:“老祖宗,这段能改成电影么?”

    白初薇微笑:“能。”

    已经过去了,而她在段非寒出现的那一刻就放下了。

    得了白初薇老祖宗的授权,这些电影导演就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全球选角,明明是女主角,硬生生没有女演员敢来演,倒是让全民发起投票选人。

    白初薇顶着一个大肚子,有时还能去现场观摩观摩。

    别看她肚子月份大了,可穿着白色的长裙还能遮个七七八八,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她怀孕了。

    几个月后,终于到了预产期,院子外面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

    “荒谬,为什么不送医院接生?”段老爷子急得四处打转,训斥地朝段非寒骂道。

    别说这小子是什么神明转世,反正是他儿子,这种大日子照样骂他狗血淋头。

    段非寒没吭声任由老爷子骂着,然后消毒后直接入了内室。

    “是师父不让送医院的,”花翎小声开口解释,“应该,应该没事吧?”

    “这女人生孩子就是头等大事,不做足万全准备叫什么没事?”段雪琴瞪了一眼。

    身后有医生插嘴道:“诸位,诸位放心,我们中州最好的妇产科已经待命,如果出现危急情况一定进行剖腹产施救。”

    他们上上下下的妇产科医生也有些慌,真要让他们上场给一位高龄五千多岁的老祖接生,这刀子都怕下偏了。

    外面人人都在议论,忽而听到一声啼哭之声,头顶的黑天像是被人从外面生生撕开了一条缝,光亮照亮人间。

    这堪称神景,所有人望着苍穹,摄影师们扛着摄影机快速拍摄着。

    屋内,白初薇穿着松松垮垮的衣裳,发丝被汗水浸湿粘在身上,怀里抱着一个奶娃娃,笑着迎上段非寒激动的眼眸,微微喘l息道:“义兄,新的天道之主终于出生了。”

    这个女宝宝不仅仅是他们俩此后万年时光中唯一的子嗣,还是新的天道之主。

    白初薇伸手摸着小宝宝光滑的脸颊,看着她眉心有一点殷红的印记,轻声道:“小家伙,别学你上一任的天道,公平公正,不要给我搞什么幺蛾子。”

    小宝宝咿咿呀呀地叫唤着,似乎不懂母亲在说什么。

    段非寒上前轻轻拥住她们俩,有妻有女此生圆满了。

    -

    这位新的天道之主取名白镜,随了他们二人五千多年的白姓,名字取自于“高悬明镜”,告诫这位小小的天道之主以镜自观,只行公平公正之事。

    小家伙果真不愧是神明的子嗣,自小就有神力聪慧,两三岁便和昆仑学院的学生们打成一片。

    待到小家伙能独立自处后,白初薇便和段非寒离开了这个世界去了小世界归隐,待到三百年后再回来看看这个小家伙。

    宇宙千万年里,无论是父母还是子女都会离开,唯有道侣能永生相伴。

    繁盛的桃花源内,白初薇看着旁侧金发俊逸的神明,她习惯孤独却也愿意欢心接受迟来的幸福。

    自此未来余生里,有你有我,永生相伴。

    [全文完]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Copyright @ 2018 www.aimang.cc All Rights Reserved.